金域医学,医学检验,临床检测中心 金域医学,医学检验,临床检测中心

健康中国背景下独立医学实验室价值何在?新型服务业态引发高端智库关注

发布时间:2019-04-21
分享 :

  为助力县域综合医疗改革,提升基层医院服务能力,金域医学提出了要整合运用多技术平台、覆盖全国的服务网络、病理诊断协作及专家资源,为基层医院临床诊疗提供综合诊断信息服务的“金域方案”,并引起社会、业界的高度关注。4月2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有关领导、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有关负责人、地方卫生健康、发改、医保等行政部门和医疗卫生机构代表,以及卫生政策、卫生技术评估、医疗保险、医学检验、病理诊断及独立医学实验室管理等有关领域专家齐聚北京,召开“健康中国背景下独立医学实验室发展路径和综合价值研讨会”,进一步探讨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在健康中国建设中的价值,以及将如何助力优质高效卫生服务体系建设。


“健康中国背景下独立医学实验室发展路径和综合价值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司副巡视员刘利群、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副处长胡瑞荣、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政策研究处主任科员刘锐、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杨洪伟、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政策评价与卫生技术评估研究室主任赵琨、金域医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耀铭等出席了研讨会。
 
引发关注
新型业态改变医疗服务供给模式
 
  随着医疗卫生服务提供方式的调整和改变,独立设置的医疗机构涌现出来,改变了原有医疗服务的供给模式。近来,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医学影像诊断中心、血液透析中心等10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基本标准与管理规范已相继出台,这是个可喜的成果。这些新业态的出现,一方面为患者提供了更多可以选择的资源,另一方面拉动了我国健康产业的发展。
  “国家卫健委基层司非常关注包括独立医学实验室在内的区域检验中心等新业态。”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司副巡视员刘利群表示,众所周知,对于基层而言,由于服务人口有限,不可能什么检查检验项目都能开展。因此,随着医联体、医共体建设工作的推进,今年要重点推进500个县域医共体的建设,区域的检查检验中心、影像中心等都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发挥包括独立医学实验室在内的区域检验中心的作用,实现实验室资源共享,对基层服务能力提升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是未来基层卫生医疗机构提升服务能力的一个发展方向。
 

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司副巡视员刘利群致辞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副处长胡瑞荣也认为,独立医学实验室等新型服务业态发展还有较大空间。下一步应该来探讨如何更好规范推进独立医学实验室发展,推动多方合作实现价值共享,让群众、医院、政府各方满意,促进独立设置的医学检验中心发展,让其在健康中国建设中施展拳脚,为人民群众健康维护作出更大的贡献。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副处长胡瑞荣致辞
 
  “会议的召开非常有价值,有意义。”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政策研究处主任科员刘锐表示,2016年全国卫生与健康工作大会提出了以改革创新为动力的新的卫生健康工作方针。从供给侧来讲,公立医院一直是医疗卫生服务的主力军,也是供给侧改革的主要部分,但现在有新业态涌现出来并发展壮大,这些新业态如何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在医疗服务体系中的定位是什么?如何和传统的服务体系相结合,发挥更大的作用?治理机制、政府监管如何调整?期待这个研究项目成果,为整个行业的发展带来新的思路。
 

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政策研究处主任科员刘锐致辞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杨洪伟主持
 
快速发展
卫生健康高端智库启动课题研究
 
  据初步统计,截至2018年末,全国共有独立医学检验实验室1495家,同比增长73.4%;病理诊断中心318家,同比增长40.7%。
  独立医学实验室快速发展。早在2017年,国家卫计委(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就启动独立医学实验室效果评估及经验总结项目。该报告显示,独立医学实验室在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助力分级诊疗制度,提高医疗卫生资源效率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在未来优质高效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将对公立医疗服务体系起到补充作用。
  近年来,随着我国多种形式医联体建设快速推进,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在重构,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和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对控制医疗费用增长的要求更加明确,独立医学实验室的服务模式也发生了变化。这些多元的服务模式包括有,区域集中送检、以区域核心医院为龙头组建区域检验专科医联体、独立医学检验室与医联体牵头医院共建的区域检验中心、与三级医院互补协作共建的区域精准医学中心、远程医疗协作模式等。
  对产业而言,独立医学实验室等新型业态是医疗服务产业链的一环,具有上下拉动健康产业发展的作用;对卫生健康事业而言,在一定程序上能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调整动能转换体系,在助力医保控费方面具有一定作用。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宋文舸表示,从政策鼓励到技术标准的具体化,再到审批环节的减少,可以看出,政府有关部门对这一新业态、新服务模式的充分鼓励。“但我们也看到一些问题,如新技术发展与传统管理方式的矛盾日益突出,医疗服务定价跟不上新技术发展的步伐,传统的试剂认证跟不上新技术发展的速度等。”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宋文舸介绍独立医学实验室的发展现状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赵锐表示,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开展“健康中国背景下独立医学实验室的发展路径和综合价值评估”,该项目希望能在当前医疗服务体系和服务模式发生变革的情况下,研究独立医学实验室在提高医疗服务体系的整体绩效,健康收益最大化过程中的功能定位和发展路径,评估其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和技术价值。为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提升医疗卫生服务质量,增强群众健康获得感探寻创新解决方案。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赵锐介绍“独立医学实验室在健康中国建设中的价值探讨”课题设计
 
各方实践
多种区域检验中心模式“百花齐放”
 
  为了助力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水平,金域医学也提出了“金域方案”,即结合金域检测项目、规模效应、网络覆盖、专家资源整合、质量控制等多方面优势,从区域检验中心建设、远程病理协作网建设、县域特色专科建设、公共卫生服务平台建设、冷链物流、县乡检验信息平台建设等六大维度着手,为基层医院临床诊疗提供综合诊断信息服务。截至目前,金域已成功为全国200多个县域提供区域检验与病理诊断中心建设的整体解决方案。“我们有能力为基层临床赋能。”金域医学高级副总裁申子瑜说。
 

金域医学高级副总裁申子瑜介绍“金域方案”
 
  云县是云南省唯一的国家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示范县。2013年以来,云县建立了以紧密型县乡村医疗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为核心的县域医共体(云县医疗卫生服务共同体),由医共体牵头单位云县人民医院把中医院、全县12个乡镇卫生院、194个村卫生室纳入医共体实行一体化管理,民营医院、疾控和妇幼以医联体形式参与其中,并形成了“云县经验”。针对检验设备老旧,急诊检验项目开展不全,专业检验人员缺少,多数乡镇没有做质控等问题,集中解决资源配置问题,云县医共体成立区域检验中心,由金域提供检验服务,通过患者不动、标本动、信息动,降低医疗机构运营成本,减少政府财政投入,实现检验结果互认。
 

云南省临沧市云县人民医院院长罗开富介绍“云县经验”
 
  此外,还有依托区域内大型综合医院检验科建立区域检验中心的上海松江区区域临床检验中心的“松江经验”。
 

上海松江区卫生健康委主任李正分享上海市医学检验中心建设实践
 
价值探讨
独立医学实验室如何发展,价值何在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室主任、教授 赵琨

  独立设置的医疗机构没有明确定义必须公立还是民营,只要能够实现集约化经营,倡导的是共享理念,追求同质化服务,那无论是黑猫还是白猫,我们认为独立医学实验室在中国就有它的立足之地。

金域医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梁耀铭

  金域医学成立的初心就是要“帮助医生看好病”,在这一轮医疗卫生服务供给侧改革中,金域也同样希望通过帮助基层医生看好病,从而助力基层医疗服务能力提升。
  在健康中国的大背景下,中国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要做到“顶天立地”。顶天,以临床和疾病为导向的多技术平台整合,为三级医院疑难杂症诊断提供其无法开展的检验技术项目;立地,对于区域、县域医共体,在保证质量和出结果时间的前提下,合作共赢,让患者获得医疗价值最大化。希望中国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能为健康中国建设,为人民健康发挥出我们行业的力量。


陕西省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 张磊

  独立医学实验室近年发展很快,现在进入了一个充分竞争的阶段,行业更加集中。未来,独立医学检验服务将变得更加专业化。随着区域医疗中心不断进行资源整合,独立医学实验室服务范围不断扩展,角色定位不断改变,成为综合服务商。监管方也将抓好质量,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肯定对整个医疗行业,对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优化意义非常大。



宁波市临床病理诊断中心主任 张哲

  从宁波临床病理诊断中心的经验看,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通过整合,病理诊断中心在人才梯队、学科建设、硬件设施、成本控制、大数据、生物标本等方面更具优势,但也还需要加强跟临床医生的沟通,防范可能存在的风险隐患等。


浙江省玉环市卫健局副局长 董寅

  独立医学实验室参与到价值医学领域,除了提供高质量服务外,最重要的是引领医疗大数据发展。我们作为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希望能了解整个区域的疾病发病分布的规律,制定相应的健康干预政策,对基层医生进行有针对性的培训,而独立医学实验室恰恰可以为我们提供这样的数据。这也是独立医学实验室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温州医科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 魏晋才

  中国一直在力推分级诊疗政策,但推动的过程中困难不少。原因在于基层的检验、诊断、治疗水平都匹配不足,大医院依旧人满为患,而基层医疗机构受困于技术和人才的原因发展滞后。这需要社会力量的推动,独立医学实验室的产生,可以很好地助力基层医疗机构提高自身的诊断水平。比如独立医学实验室可以给乡镇卫生院或者私人诊所提供检测服务,这些医疗机构也不用购置相应的设备。当独立医学实验室的力量壮大起来之后,分级诊疗推进过程中遇到的部分问题也会迎刃而解。除此之外,独立医学实验室还可以促进相关产业技术创新,提高本土医学检验设备和技术水平。

 


江苏大学管理学院党委书记 周绿林


  独立医学实验室快速发展,同时,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在重新构建。那么,社会化力量在不同的区域到底应该是怎样的格局?我觉得需要有差别化。对于发达地区,社会、市场的作用可以多一点;对于医疗资源有限的地方,政府的主导作用应该多一些,利用现有的医疗资源进行整合。政府在体系构建中应该发挥规划、定价、医保支付政策制定的作用。


安徽卫生健康职业学院党委书记 谢瑞瑾


  从质量、费用控制、服务效果这三个方面看,独立医学实验室应该大有作为。但哪种更合适,不同的地方可以有不同的探索。我们要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独立医学实验室发展之路。


青岛市医保研究会会长 耿成亮

  在发展路径上,独立医学实验室一方面要加强和医保的结合,另一方面可以把独立医学检验变成慢病管理的合作方。独立医学实验室不单纯提供检验项目,如果能够介入到慢病的管理管控中,从诊断到治疗到康复,就更能够实现服务的一体化。